暴君的倾城皇后>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暴君的倾城皇后
    第七十五章平乱一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七十五章平乱一

作者:大白鱼|发布时间:2018-07-01 10:16|字数:9369

宋离之后又陪着白无夜,在这梦域城呆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几个人,启程回到皇城。

回到皇城之后,白无夜可忙坏了,这压了这么多天的折子,把他累坏了,连夜,批阅奏折。大约又过了,半年的时间,皇城之内,一切太平。

这一天,李公公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回皇上,外面有一个人求见。不知道他是谁,他只说自己,姓薛。”

姓薛,我这个人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是薛灵薛姑娘,可是他此时不应该是陪在白无忧身,边呆在三王府吗?

白无夜心里满腹的疑问。“让他进来吧。”

“是。”说完,李公公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身穿绿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白无夜仔细,一看,这不是薛政的儿子薛里吗?

他不是在边疆地区驻守边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我也没有把他召回来呀,上次回来可是,有杀头的大罪的。

那时他爹造反,也没有牵连于她,已是开恩,如今到底有什么新花样?

白无夜在心里想着,可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臣参见皇上。”薛里躬身给,白无夜施礼。

白无夜面无表情的说道:“薛爱卿平身,但不知薛将军,未昭回城,有什么要紧事要向朕禀报吗?”

“启禀皇上,臣自然是有要事禀告,要不然怎么敢有那个胆子擅自回到皇城。”

“哦?既然这样,薛爱卿说来看看。”

“回皇上,我受您的命令和我的大哥二哥戍守在疆西地区,可是,前几个月,明理将军带着陈若生说,受了您的命令来到这儿,说,让我们回到皇城,有要事相商,但不知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因为当时他的手里并没有圣旨,说是您的口谕,我有些不相信,因此才擅自回到皇城来,向您请教事实的真假。”

自从那次平.反薛政叛乱之后,陈若生就陪着自己的老父亲回到陈府了,如今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前几天我的确是,命他,回到军营,陪这名李将军,可是,我并不记得,我曾经命令他们,让他们去疆西继续呀。

这件事情其中定有蹊跷。

“这件事情,朕的确没有说过,但是薛将军不知您是否见过明理将军呢?若是没有见过,认错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万一要是有人冒充明理将军呢?”

“皇上这样护着明理将军倒是让臣觉得有些不公平了。”

“爱卿误会朕的意思了,既然如此,那就请,明理,将军,暂时回到皇城,朕要见他,问问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

薛里清道白物业这么说,低下了头,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精光。说道:“既然如此,皇上若是没有什么吩咐,那臣先告退了。”

白无夜点了点头。

几天之后,明里受召回城,大殿之内白无夜,看着明理,风尘朴朴,一脸疲倦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不忍,柔声的说道:“明将军,你可知道朕招你回城,是为何事?”

“回皇上臣不知。”

明里匆匆的从边疆赶来,的确是不知道白物业找他所为何事,但是,那日正在大帐之中谈着边疆的事情,突然有一个侍卫骑着马来到大帐,慌慌张张的把白无夜的圣旨念了一遍。

明理还以为皇城之中又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呢,因此也不敢耽搁,立刻飞身上马,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皇城。

独留陈若生一人,现在正在疆北地区。

“既然爱卿不知那阵,就说来听听,前几日,薛里,来到皇城之中说你,没有圣旨,私自到了疆西地区,并且假传圣旨,让他们三个人回到皇城,此事可属实?”

明理一听白无夜这么说,心想着,这皇帝可真是糊涂啊,我这在疆北区,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竟然轻信那明里的谣言,把我叫回皇城,害得我这一路上,风尘朴朴,累个半死。

明理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表面上却并不敢说出来,毕竟白钨业既是一国之君,又是自己师傅的,二弟。于情于理都要对他有充分的尊重。

因此辩解道:“回皇上,此事毕竟事有蹊跷,我明理戍守,疆北地区,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你可以去疆北打探一下,情况,江北区老百姓都知道,我在那儿,我怎么可能又出现在疆西地区呢?疆北和疆西相差几十千里,我不可能一夜之间,就飞到那儿吧。”

其实白无夜在心里也非常明白,关于薛礼说的事情,其中一定是有蹊跷,但是为了走个形式给她一个交代,把明理召回皇城,问一下还是必要的。

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明将军明天再赶回江北寄去吧,关于薛礼说的事情朕会在解决的。”

于是,第二天,明里,又再次匆匆的返回了疆北,可是几天之后,明里到达目的地,可是却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自己所待的城池,此时门口的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

再仔细看,此时城墙之上俨然已经插了一面旗子,只见旗子上一个黑黑的大字——“薛”

明理大吃一惊,心想着,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城池的棋子怎么从名字换成了靴子?难道现在城内的人是薛礼不成?那我的军队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明里这样想着,可是并不敢就此擅自进,城池,而是在四处转了转,发现的确排兵什么的与往日大不相同,因此,在外面,一直呆到了夜晚,打算夜探城池。

直到夜半,三更明里,穿戴整齐,收拾利索,飞身,从城的北面,上墙,往四周看了一下,城内灯火通明,俨然一幅热闹的景象,明里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一个,有灯光的房间外,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着。

里面黑压压的人群,熙熙攘攘着,不过看他们的穿戴都是普普通通的士兵,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我们这薛将军难道是想带走他老爹的后路,再造一次反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可不想跟着他干,谁不知道当今皇上的手段,如果到时候失败了,我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如果是成功了都还好说,可是怕就怕这万一呀。”

只听另一个,有些嘶哑,却闷如陈雷的声音传来:“你这臭小子胆子也太小了吧,你不想想,如果到时候我们成功了,可真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呀,到时候你我飞黄腾达了,老祖宗的坟头,也会烧三棵高香,你怎么不想些好的?净想着,怎么被抓,再说了,这皇城,没太平多久,这距离薛政将军谋朝篡位这眼,才过三年的时间,他现在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听说,他的左膀右臂明理,现在在疆北地区,但是现在,这不是被我们占领了吗,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他的军师陈若生,和他手下的,几十万军队可是逃跑了呀?”

“这有什么的,他区区一个文官,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他还能,上天不成!”

“这个可还真不敢说你我对陈若生都不了解他的谋略智慧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比得上的,他这一次带军提前出逃,似乎好像早就料到了什么事情一样,你不觉得其中有蹊跷吗?怪就怪我们的名李将军,似乎好像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现在还没,篡位,成功呢,就开始海吃海喝。”

“他这样做自是有他这样做的道理,你一个小小的军卒,不先想着好好打仗,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可就去报告,将军,杀了你 ”

“你……”这个人被他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一时失了语。

此时正站在窗外的明里,把房间内发生的事情听得一清二楚,心想着,陈若生逃了出来,那他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明理正这样想着呢,突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人,正要转头看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明理,吓得回头一看,差点跳了起来。

仔细一看,这个人不是旁人,而是之前从未说过话的白无夜的左膀右臂幻影。

他怎么会来到这儿?明里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觉得身体一轻。

一看自己整个被幻影拎在了手里,就好像拎小鸡儿似的。

这个明里哪受得了呀,想想自己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轻手的领在手里照相,什么事儿啊?明理,非常的不乐意,挣扎着,刚要大喊,可是只觉得口里好像被塞了什么东西,呜呜了几声,愣是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就这样被幻影领着出了城墙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荒漠里。

幻影丝毫不客气的把明礼扔在了地上,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我说你胆子也真是够大的,那个城池之中薛里,可是带了几十万的军队,他身边的精英也是不在少数,你只身一人进入皇城,不知道这个事情很危险吗?幸亏我来得及时,要不然你早就被他们给逮住了。”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吆五喝六的,呵斥着明理,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被幻影丢到了地上,格到了解放,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脱了扑身上的尘土,理直气壮,昂首挺胸,四目瞪着幻影,丝毫不示弱的说道:“我这不也是没事吗?你看我现在不是安安全全的站在你面前吗!”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我,你早就小命都没了。”

明理被幻影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吱吱呜呜了一半天终于才说出了半句话:“陈若生现在在你那儿吗?”

“当然,要不然他会去哪,你以为若不是我的帮助,他和他手下的那些军队,能够逃脱得了薛里的魔掌,你可是真的太小看他了。”幻影说道。

“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明理问道。

“我知道就是知道,至于你这么愚蠢,你肯定想不到,我和你说了也白说。”幻影一幅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明理。

“你它娘的是不是想找抽?要是想找抽爷爷,我今天就奉陪你。”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儒雅的明里终于忍不住了,心想着,自己活这么大,还没有被哪个人如此说过,除了自己的师傅,就算师傅知情,教训自己的时候,说话也没有这么难听,今日竟然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如此的奚落,谁受得了。

幻影看到明理生气了,反而并不生气。就好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他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尽快派人告诉皇上,你就不用担心了,现在最好你跟我回,到我的军营之中,上

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明理什么也没说,就好像在赌气一般。任凭幻影拉着自己,又好像刚才一样,凌小娟儿似的,拎了一路。

过了大约十天,此时正在皇宫中的白无夜收到了,从边疆幻影派人送来的一封密信。

白无夜打开后大吃一惊,没想到薛理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作出这种事情。

虽然吃惊是吃惊,但是心理病,没有一丝的慌张,对于这种事情。白无夜处理起来倒也是手到擒来。

你爹都不过如此,你一个毛头小子还想闯出多大的圈儿来,我都要看看。

此时三王府内,薛灵,住在,西厢房内。

白无忧每天,早上都会来到薛凌的房间内看她就好像生怕他会,突然消失掉一样,就像三年前一声不响的。

但是每每他来的时候,那个人都还在那儿。白无忧也就慢慢的放下心来,可是最近这一天,他来到薛灵的房间,却察觉了有些异常。

具体到底有哪些议程也说不上来,可是总觉得薛灵有些怪怪的。

这天下午,白无忧又像往常一样来到新娘的房间,可是推门一看,屋内空无一人,白无忧,以为薛凌又离开了,吓得四处的寻找了他一番,可是很快就发现他的行李,什么的都没有收拾好,他这才放下心来,可是在房内转悠了两圈,他突然看到地下好像有什么血迹。

白无忧,脸色瞬变,一脸的惊恐,沿着血迹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府后花园的一个小树林内,站在树林边,恍恍惚惚可以听到树林内有人说话的声音。

白无忧屏住了呼吸,仔仔细细的听着树林内的人交谈。

“你最近已经完完全全的得到了他的信任,我命令你办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还不马上行动?你到底要拖延到什么时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到底晓得的是什么,你也不看看,就你这副德性,我父亲的私生女,你还有脸赖在三王爷的身边,我告诉你,如果他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的。”只听见一个有些,中气不足的男性声音从树林内传来。

白无忧心里正疑惑,心想着这个人指的他肯定是我,但是站在这个人对面的人是谁?难不成是阿灵?

白无艳正疑惑,却突然听到另一个无比虚弱的,女声从树林内传来:“就算他,看不起我也没有关系,至少我现在已经呆在他身边了,身份什么的有那么重要吗?在一起过对于我来说没有遗憾就行了,至于你让我办的事情,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去做的,凡是伤害她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至于解药,你想扔就扔吧。”

从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就可以听出,这个人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奄奄一息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倒在地上,再也醒不来一样。

只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呵呵了两声,道:“我告诉你,你可知道,如果你没有这节的后果,到时候你体内的蛊虫,就会受不了,而开始,吞食你的内脏,首先你会感觉到浑身奇痒无比,然后慢慢的开始皮肉一点一点的腐烂,你这幅娇俏的面容也会毁之于尽,最后你的整个身体都会被蛊虫吞在腹中,到时候你想想,那种噬骨之痛,你可真的想好了?”

一个娇弱的声音再次从树林内传来:“无论有多痛,我说过不会伤害她,就不会伤害他,无论你怎样威胁我都是没有用的。”

“既然这么说了,那这个瓶解药我就销毁了,至于你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就慢慢的等着死去吧。”只见这个人说完哈哈大笑,随之消失在,树林之中。

白无忧这才回过神来,循着刚刚的声音,在树林中摸索着寻找刚刚的那一个,声音。过了一会儿,白无忧就看见前面一个身穿白色衣纱的,女子,躺在血泊之中。

白无忧大惊失色,往前仔细一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找了一上午的阿灵。

白无忧一看,此时躺在血泊之中的阿灵,跪倒在地上,双手捧着她的脸,大声的呼喊着,此时并不相信自己,眼睛亲眼看到的一切,双眼通红,面色苍白,浑身颤抖,死死地抱着薛凌的身体。

过了好一会儿,白无忧才反应过来,立马把薛灵抱在怀里,向屋内走去。

走到屋内,白无忧轻轻的把雪玲放在了床上,此时听到声音的白无忧的贴身家将九三也跟了进来一看,此时白无忧怀里抱着浑身是血的薛玲姑娘,吓得,立马去找了府内的大夫。

过了不大一会儿,大夫就来到了薛林的房间,一看,此时躺在床上的人儿也吓的脸色一变赶紧,用湿布,蘸了温水,给薛玲擦了一下,血迹,拔了把脉,才发现,此时薛玲以中中了蛊毒。

看着此时站在床边死死盯着自己的三王爷,这位大夫被吓得有些不轻,心想着我这到底是要不要说实话,我这是说了他会不会立马杀了我呀?

可是出于,本心,这位大夫还是说了实话,白无忧一听薛凌是中了蛊毒,就想起刚刚在树林外听到,的薛玲和另一个男人的对话。

此时白无忧的眼睛似乎都能喷出火来一样。就在白无忧忙的上窜下跳的时候,突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白无忧抬头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四弟,白无夜。

白无忧也顾不得此时君臣之分了,也没有去搭理白无夜。

白无夜一看此时房间内发生的事情,大吃一惊,问道:“无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无忧就以最快的速度,把今天早上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和白物业说了一遍,白无夜一听,就知道那个人一定和薛里脱不了关系。

其实白无夜早就猜到,薛灵姑娘已经和薛家,有什么,不知名的关系,只是并没有想到这一层而已。

“既然薛凌姑娘已经这样了,你现在在房间里转转的,来来回回的,也没有用处,把我转的头都晕了,之前你忘了我们在江南地区请的,姚墨先生,此时正在皇城之中,他的医术可是天下第一,他如果是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你何不去找他试一试,如果他在没有办法,再想想其他的方法。”白无夜耐心的说道。

白无忧听到白无夜这么说,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向府外跑去。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白无忧就把,姚墨先生请到了府内。

也来不及请姚墨喝口茶,标末就急急忙忙的走到床边,拉开,床幔的一半,把白灵的手从长沙中拿出来,给他拔了把脉,这一把还不要紧,姚墨先生的眉皱得越来越紧,把一旁的白无忧看的心紧紧的悬到了嗓子眼儿。

过了好一会儿,姚默先生才把手从,薛玲姑娘的手腕处拿了下来,白无忧急忙的问道:“姚先生,阿玲到底怎么样啊?他体内的蛊毒到底能不能解?如果能解的话,你一定要把办法说出来,就算是,天涯海角,要了我半条命,我也会,给她把解药找回来。”

姚墨一听,心里也能多多少少的,理解,白无忧此时焦急的心情,声音,缓缓的安慰道:“虽然此时薛玲姑娘的蛊毒中的已经比较深,可是这种苦我以前也在哪个地方见过,虽然我并不知道具体的解法,可是我的师傅知道,目前暂时我可以压制住他体内的蛊毒,但是时间并不长,也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希望在此期间内,你们能,派一个人,随着我去找一下我的师傅,让他,教我一下关于,这个孤独的解法,到时候我再回来给薛灵姑娘解毒。”

白无忧一听姚莫这样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回了肚里,轻轻的舒了口气,心想着只要还有办法,就一定能让薛灵活过来。

现如今,白无忧已经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姚墨先生的身上,因此,一脸期待的看着姚墨,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姚墨先生,先生说要去寻找自己的师傅,既然这样,那我就派九三,陪着你去,他武功比较高强,一路上可以保护您的安全,而我就留在这府中照顾阿灵。”

此时一直坐在桌边,并未说话的白无夜突然说道:“再加上九一,此时她在宫中也没有任何事情,不如就和九三,和姚墨先生您一起去,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

姚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一行人商量完毕之后,打算,刻不容缓,立马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白无夜也命人去宫中,把酒一觉,到三王府中。

带三个人收拾后,出发,离开三王府之后,白无忧这才想起来,白无夜并不会平原无故的来到自己的府中找自己,想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这一次来,想必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无夜说道:“关于薛玲姑娘的事情,我想,我应该大体知道了,到底是谁的杰作。”

“哦?是谁?”白无忧此时脸上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就好像要,在白无叶说出,来那个人是谁的时候,把他碎尸万段一样。

“薛里。”

“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跟薛灵素不相识,这样做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白无忧也没有得罪过他。”

“你再好好仔细想一想。”白无夜提醒道。

“难道……”白无忧突然恍然大悟。

“对,这几天他已经开始动手了,之前我派明理助手江北,可是这几天幻影从边疆,发来密信,说,江北地区已经被薛礼带领军队占领了,此时明理,和陈若生,和幻影待在一起,正等待着我,下命令,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说的直接发兵,把他给一网打尽。”白无忧咬牙切齿的说道。就好像此时恨不得把薛里,给一片一片的撕了一般。

“你也不能太过冲动此时他的情况,我们现在还摸不清楚,等过几天我们摸清了情况之后再具体行动,更何况你刚刚不也说了吗?现在薛凌姑娘身上的蛊毒的解药,现在在他手里,虽然他说已经给销毁了,可是具体到底回没回我们,还不能确定,万一他要是还藏在自己的手中,到时候我们抓了他,岂不是可以一举两得,拿了解药救薛灵姑娘。”白无夜说道。

“你说的对,可是时间紧迫,我们必须赶快行动,时间拖久了,我怕阿灵受不了。”白无忧有些担忧的说道。

白无夜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回到皇宫之后,白无夜二话没说,立马召集了手下的将士。太给他们几十万军队力吗,现在,向疆北出发。

同时自己亲自带领一队人,现在去边疆,寻找幻影。

宋离被白无夜留在了宫中。皇宫中的事务暂时由八王承言来,暂为接管。

几天之后,白无夜也不敢耽搁,就立马带着人来到了边疆地区,在路上一路行走了十几天。

来到大军的,城门口,幻影已经带着手下的几个将士早早的站在,城门外迎接。

当白无夜,带领的人马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幻影带着满城的将士,齐声,跪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天岚国的惯例中,皇帝亲自带兵出征,那是举国的大事,因此当幻影,听说白无夜要来这儿的时候,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

白无夜看到黑压压的人群,跪倒在自己面前。也从马上下来,高声喊道:“诸位将士平身。”

幻影带领着陈若生和明理,迎了上来。

白无夜一看这三个人,都平安无事,尤其是陈若生和明礼,心也就放了下来,本来,陈若生,带着几十万将士在江北地区,被薛里围困在城中,白无夜还,为此担心了好长时间,后来听说被幻影就得出来,才放下心。

一行人走进了城门,来到了将军府,白无夜坐在大厅的正中央,幻影明里,陈若生分坐在两旁,身后站着,几十个将士。

幻影首先把,边疆发生的事情跟,白无夜详详细细的汇报了一下情况。

白无夜,听完之后,面露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今天晚上,幻影和明里你们两个人,先去城内打探一下情况,凭你们两个人的本事,无论如何在明天天亮之前一定给我赶回来,把经过的事情和我说一遍,到时候再做打算,如果要是完不成任务,你们两个也就别给我回来了。”白无夜说的决绝。

幻影和明理,从队伍的两旁走出。中气十足,高声的喊道:“回皇上,臣等一定完成任务。”

白无夜满意的点了点头。军中的教师听说当朝天子都来到了城中,瞬间士气大振。每个人都跃跃欲试,期待着,几天之后与,疆北地区薛里军队的厮杀。

当天夜里,幻影和明里吃过饭后,两人回到房间,换了一身夜行衣,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和一些必备的用品,就离开了城池,往疆北薛里军队驻扎的方向飞去。

这一路上两人,由于武功都比较高强,速度也比较快,可是明理的嘴也不闲着,道:“我说你小子武功这么高强,到底是为什么?如此心甘情愿的效忠在,白无夜的身边?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幻影一脸鄙夷的看着明理,并不搭理他,继续往前走着。

明理见他并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继续说道:“虽然我知道我说的话是犯了杀头的大罪,可是我相信你并不会这么无聊的去告发我,对不对?之前,比武招将,我也是受了我师傅的嘱托,才千里迢迢从风华赶到皇城,进行比武,虽然,当今的皇上是我师傅的二弟,但是,我与他并不相熟,还是对他多多少少的有些不服,我看他身边对他忠心耿耿,说一不二的人也不少,虽然说他是皇上,可能有些人是忌惮他的身份,可是我想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不是那种害怕权势的人吧,所以你可以说说看你到底是为什么?如此的听命于他吗?”

“为什么?过几天战场上,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为什么?我告诉你从他一开始登机记为,天下动荡不安,四周边境混乱,到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四周的蛮夷之人都被,我朝的军队,击退在境外,这是有原因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我想别人告诉你是没有用的你,需要自己去发现,到时候你就看着吧,以后这种问题不要再随随便便的去问别人,幸亏现在你问的这个人是我,我可以不去计较你对皇上的不敬,可是如果换了,其他有心之人到时候你的运气可就没现在这么好了!”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又不傻,我这不是看你不是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之人才问你的吗!不过话说你到底和陈若生,是什么关系?你竟然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明里再次有些不知好歹,死皮赖脸的问道。

“我和若生是什么关系?正如你眼中所见的那样,我们就是这种关系。”幻影看着明理,此时用衣服,你一定是个变态的表情看着自己。眼神坚定着看着他说道。

“这么说的话,你喜欢男人咯?”明理问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不是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喜欢的,像你这样的我就没兴趣。”幻影一脸鄙夷的看着明礼说道。

“吼,说的就好像我巴不得你喜欢我似的,你幸亏没喜欢我,你若是喜欢我,我还嫌恶心呢!”明理回道。

幻影听到明理这么说,突然不说话了。

我刚从那句话不会是打击套他了吧,至于吗?他这一,大老爷们,会在乎这个。这里正胡思乱想着,忍不住瞧了幻影一眼,只见他此时,眉眼低垂,一幅落寞的神情。

明理突然有些内疚,心想着,该,不会真的是因为刚刚我的那句话吧,于是缓了缓口气,说道:“我刚刚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其实只要是真心喜欢,两个人都是可以在一起的。”

过了好一会儿,幻影才,幽幽的说道:“你说在若生眼里,她是不是也觉得我非常的恶心。”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总觉得他对你,也是有感情的,不过这感情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你本人要是不知道,我又去哪知道去。不过话说起来,陈若生这小子人还真是不错,我要是个姑娘呀,我肯定选择嫁给他。”明理问道。

突然听到明理这么说,两人本来,飞得极快,幻影突然拦在了明理的去路,身起手来,在明理的脑袋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道:“你想的倒是挺美,我告诉你不可能,若生这辈子是属于我的,下辈子也是属于我的,生生世世都是属于我幻影一个人的,你想都别想!”

明理摸了摸自己,被拍的有些发晕的头,缓缓的说道:“我这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吗?你至于这么认真嘛。”

“至于……就算是开玩笑,你也想都别想。”幻影说道。

“哟,看不出来,你这占有欲还挺强的嘛。”

幻影不再搭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