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深不见梅>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雪深不见梅
    大结局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大结局

作者:林染柒|发布时间:2018-06-30 11:08|字数:3365

“虽然长生不老了是不错,但是,生老病死,可不排除生病的因素啊。”姑苏眸光微微一凛,然后开口缓缓地说道。

“姑苏不愧是灵姬的女儿呢,还真是聪慧!”孤月拍了拍掌,看样子是在鼓励着姑苏,其实是在讽刺着姑苏,姑苏心中也不由得一阵阵的怀疑,孤月为什么对她的敌意这么大?

夜悄然的过去,清晨破晓的时,天机门突然乱做了一团,比以往还要乱,芜娘站在后山的一颗高耸的树上,周围都是绿叶遮挡着,树下的绿茵处一个人倚靠着树,双手环着胸。

“啧啧啧,真没想到天机门有一天还能变得这么的乱,真是让我吃惊了一番。”孤月看着山脚下的天机门,门里是不是走过去一些人,不难看出,天机门正处于落魄的时候,有些弟子看着情况不妙,收拾了包裹,就要逃离天机门,什么都没有小命重要!此时不逃还等何时?等到敌人都杀进了天机门吗?恐怕那个时候,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弟子就会被当做成天机门的人,也许罗哥死无全尸的下场也说不定。

天机门大殿里,洛淳一动不的动站在大殿里,此时的参尤门主面色青紫,当真是气坏了。

“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么一伙人!竟然想把天机门给绊倒!他们以为天机门是想绊倒就能绊倒的吗?”参尤门主气急败坏的摔着大殿里的东西,大殿里的东西都是参尤门主平素最喜爱的物品,由此可见参尤门主是真的生了不小的火气。

“还有你!洛淳,天机门平时对你有多好,你竟然背叛天机门!”参尤门主这边摔完了瓶子,就怒气愤愤的走到洛淳面前,狠狠的按住洛淳的双肩,洛淳原本就垂着头,根本没有看到参尤门主是什么时候从大殿走下来的,被参尤这么一按双肩,不免得有些疼痛,况且以前肩膀处还有着旧伤,洛淳低声“呃——”一声。

参尤门主并没有怎么在意,“你可知道,现在天机门的局势吗?现在天机门已经被多方给围攻了。”

洛淳听到这里,蓦然抬头,看向参尤门主:“不是还有那些分坛吗?”

“你还说!分坛都被人给毁了,真不知识哪里来的这么一股势力!竟然这般的强大!”参尤似乎一瞬间老了不少。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退。

“门主,门主!不好了,有一群不明人士闯进了天机门里,现在正屠杀着天机门的弟子!”从门外慌慌张张的走来一个穿着天机门弟子的服饰的弟子,急匆匆的开口喊着,生怕参尤门主听不到。

“骨女,焱长老,佐霁!芜娘还有孤月他们人都哪去了?天机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出来抵挡!”参尤门主的胡子气的都要翘了起来。

相对于天机门里的混乱,天机门后山的那些人可就悠闲的不行。

“哎,没想到芜娘你在这里啊~”话音刚落,从林子的深处走来了一个人,不仅仅是一个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人,这些人对孤月和芜娘来说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啧,你们怎么都跑来了?”孤月嘲讽的勾了勾唇。

“我们这不是怕你和芜娘孤单吗!所以来过来的!”绿意总是说话口不对心的,孤月也不想和她辩解什么,毕竟之前对绿意已经所有了解了,在天机门这么多的磨合中,她也不再理会绿意的无理取闹,她知道了当年你的真相,只是遮掩个真相有些让她有些难以相信。

当年竟然是苗疆的长老让绿意这么做的,长老对她那么的号,竟然也会怂恿绿意做这些,想必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吧,长老素来喜爱干净的,也是呢——

“我们都在后山了,那么,也就是说,天机门里此时重要的人也就只剩下了参尤门主和洛淳两个人了?”芜娘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出了绿荫处。

“就如你所说的那样,再就是其他的人,逃的逃,跑的跑,还有的没来得及逃跑的已经死在了他们的刀下。”佐霁开口缓缓地说道,望着远处的天机门此时的场景,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若不是天机门这些年做的坏事多了,恐怕这样的灾祸会晚些降临吧?

“不过话说回来,下面闯进天机门的那些人竟是哪里来的,似乎不是熟悉的门派。”焱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略有所思的想着。

“当然不是什么熟悉的门派,因为那些人是我所带领的。”姑苏从一旁走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姑苏现在身上穿着的服饰,不由得让众人眼前一亮,姑苏所穿着的服饰正是像似与孤月身上的服饰,都是苗疆的。

“姑苏你——你怎么穿着苗疆的服饰?”焱长老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姑苏。

“她是苗疆人,当然这么样的穿着了!”跟在姑苏身后的桃湛咬着扇子,凤眼微眯着,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这位是?”佐霁开口问道。

“北定王府桃大公子,桃湛。”桃湛扇着折扇的手微微一顿,偏了偏头看了一眼佐霁。

桃湛和佐霁的容貌相比之下,简直不分伯仲,只是桃湛和桃乐思相比之后,桃湛身上有着阳刚的其实,而桃乐思却是柔柔弱弱的一个。姑苏每次看到桃湛,脑海中不由得闪过一段画面。

“你说姑苏是苗疆的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灵山的吗?”焱长老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事情,毕竟这件事是有关于灵姬的。

“姑苏的父亲是苗疆的族长,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至于为什么灵姬会去灵山——”芜娘刻意留了一个悬念,众人的表现还真的没让芜娘失望。“还不是因为灵山离天机门能远一些!”

“……”

“……”

“……”

众人突然沉默。

芜娘知道的事情远比姑苏知道的事情还要多,至于为什么最后天机门会是这个局面,一切的导火索都是来自于洛淳这里,参尤看着天机门一天一天的惨败,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参尤还强行问着洛淳长生不老药的秘方。

洛淳手里真的没有,洛淳再怎么楚楚可怜的看着参尤,也没能唤回参尤的心神,最后参尤的手劲一个没控制住,就将洛淳推到桌子的一角上,大难临头了,参尤才想着要逃跑,正当他打开大殿的门时,面前出现了一群人,二话不说一刀杀死了参尤,参尤瞪着双眼,死不瞑目,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天机门为什么会这样。

天机门就这样的没落了,姑苏看着天机门的没落,心中泛着别样的情绪,但这样的情绪并没有阻挡她。

参尤死了,洛淳死了,娘亲也死了——最后活下来的是什么呢?她的执念已经根深蒂固了啊!

姑苏歪着头想着。

在姑苏转头的时候,一直都是笑面相迎的桃湛垂下的头,突然抬起,缓缓地走到了姑苏身后,手中的折扇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回去,反之换成了一把匕首。

“姑苏小心!”

“小心!”

挑湛意图刺杀姑苏的时候,姑苏立刻转身,与他拉开了距离。

“桃湛!你怎么——”姑苏心中不解。

“你真的以为我是桃湛吗?桃湛早就已经死了,他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我冒名顶替他回来,为了习惯他的习惯而在北定王府,可真是累啊!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你也不需要活着了。当然,在场的各位,也不要来趟这个浑水,早早你们来这里的时候,我就下了药,这个药恐怕大家都熟悉,它就是三步倒,只要迈出了三步,你的小命就没了!”桃湛桀桀的笑了两声。

姑苏也终于想起来了,脑海中的那个片段,是那个苗疆的长老!她幼时曾经和灵姬一起去过苗疆,那个时候,苗疆的那个长老伪善的面容被天真的姑苏给看了个正着。在姑苏的眼里,十分的惊骇吓人,所以这片回忆一直是姑苏想要逃避的。

“你是苗疆的那个长老?”姑苏肯定的开口说道。

孤月和绿意一听姑苏说苗疆长老,双眸不由得瞪大。

“是又怎样?现在你们都要死,天机门覆灭了,我就要做第二个天机门的掌托人!”苗疆长老扬天哈哈的长笑。

在他笑着的时候,从一旁窜出了一个人影,一下将他手中的匕首给打掉,姑苏睁眼一瞥,是桃乐思!

“原来你蒙骗我这么久啊!”桃乐思还是一副轻挑的模样,姑苏不由得轻笑着。

姑苏也不甘落后,两人敌一人,本以为会很快就能将苗疆长老给放倒,谁知苗疆长老手中有不少的暗器,没过一会儿,姑苏的身上就中了不少的伤,桃乐思的身上也不比她好到哪去。

苗疆长老趁着桃乐思分身,狠狠的一刀插入了桃乐思的腹部。鲜血直流,姑苏被桃乐思腹部流出的鲜血刺了眼,周围的焱长老芜娘,孤月等人,已经倒在地上艰难的喘着气,虽然药是名字叫三步倒,但却有时间的,过了药效,该发作的还是照样发作。

姑苏一举将苗疆长老给踢倒,他手上的匕首给随着力道撇了出去,姑苏将匕首握住,极快的速度,抹了他的脖子。苗疆长老已经是强弩之末,身上的暗器已经被他用光了,所以姑苏才会这么容易。

桃乐思倒在血泊之中,姑苏连忙走上前,看着桃乐思狼狈的样子,泪水不禁湿润了双眼。“桃乐思,桃乐思!”

“我,我还没死呢!”桃乐思艰难的开口说道。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向北定王那个老头子交代啊!”这么微妙的气氛突然间被姑苏给打破,桃乐思由于失血过多,最后面容已经惨白看不成样子。

“桃乐思,桃乐思——”姑苏摇晃着他,奈何怀中的人只是面带着笑容看着她。

“我,我还一直没有对你说,我其实早就心、心悦你——”桃乐思话音刚落,正要抚.摸着姑苏脸庞的手垂落了下来。

“桃乐思!桃乐思!”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